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局 刺客信条露西是叛徒吗

启示录 杜奇奥

是的,讲艾吉奥的故事,永远离不开“银枪小霸王”杜奇奥这个小人物,上一期已经盘点了杜奇奥是如何贯穿艾吉奥三部曲的,本期前面讲《兄弟会》达芬奇的失踪DLC时也提到过他。

在《刺客信条:启示录》中,杜奇奥除了在主线剧情中会出现,而且在游戏地图的某个位置,艾吉奥还能找到醉酒的杜奇奥(好好揍他一顿吧哈哈)。如果你选择偷窃或者劫掠他,只会得到一枚阿克切硬币,这暗示他此时已经破产。(报应啊!)

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局 刺客信条露西是叛徒吗

启示录 莱安德罗斯

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局 刺客信条露西是叛徒吗

莱安德罗斯(Leandros)是圣殿骑士拜占庭分部的一个队长,他奉命去想办法打开马西亚夫城堡地下的阿泰尔图书馆,没想到遇到了艾吉奥。

艾吉奥在游戏初期,就是从他手中夺得尼科洛·波罗写的那本《秘密圣战》。

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局 刺客信条露西是叛徒吗

抓到并差点吊死艾吉奥,这应该是莱安德罗斯这辈子的巅峰战绩了。

另外,由于莱安德罗斯是希腊口音,他应该是《刺客信条》系列里,第一个喊出“马拉卡”的角色哈哈。

启示录 曼努埃尔·帕里奥洛格斯(历史人物)

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局 刺客信条露西是叛徒吗

“奥斯曼,拜占庭……不过是名号而已。仅仅是戏服、面具罢了。在这些伪装下,圣殿骑士都是一家人。”

曼努埃尔·帕里奥洛格斯(Manuel Palaiologos,1455 – 1512)是君士坦丁十一世(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的侄子,在他出生时君士坦丁堡已经陷落了。曼努埃尔幼时流亡到罗马,在那里他结识了意大利圣殿骑士大师——罗德里戈·波吉亚,并加入了圣殿骑士,这让他燃起了重建拜占庭帝国的希望。

后来曼努埃尔向奥斯曼帝国投诚,以换取优待,而他背地里一直在密谋反叛。艾吉奥来到君士坦丁堡后,挫败了曼努埃尔的阴谋。

历史上的曼努埃尔其实从未密谋反抗奥斯曼帝国,他也没有计划恢复拜占庭帝国。穆罕默德二世给了他比较优厚的待遇,于是曼努埃尔幸福地生活在君士坦丁堡中,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启示录 沙库鲁(历史人物)

沙库鲁(Shahkulu,未知 – 1512),土库曼人。儿时,他所在的部落被奥斯曼入侵,因此成为了孤儿。无家可归的沙库鲁加入了圣殿骑士,他对奥斯曼人充满了切骨的仇恨,以致凶残成性。后来,沙库鲁和拜占庭没落王族曼努埃尔合作,发动对奥斯曼帝国的叛乱,最终死于艾吉奥之手。

历史上的沙库鲁(Şahkulu)是沙库鲁起义(对奥斯曼帝国来说是叛乱)的首领,死于1511年。

启示录 艾哈迈德(历史人物)

艾哈迈德(Ahmet,1465 – 1512)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王子,他是现任苏丹——巴耶塞特二世的长子、下任苏丹——塞利姆一世的兄长、艾吉奥的好哥们——苏莱曼一世的叔叔。虽然一开始他被父亲选定为继承人,但他的弟弟塞利姆也一直觊觎着王位。

游戏中的艾哈迈德暗地里还是圣殿骑士拜占庭分部的领袖,他派人去各处寻找阿泰尔图书馆的钥匙,因为他相信在里面可以找到大神殿的位置,以及获得能壮大圣殿骑士事业的力量。

最终,艾哈迈德的阴谋被艾吉奥挫败,同时塞利姆在王位竞争中胜出,将艾哈迈德杀死。

历史上,艾哈迈德王子是在1513年败给塞利姆一世后被处决。

启示录 塞利姆一世(历史人物)

赛利姆一世(Salim I,1467 – 1520) 是奥斯曼帝国第九任苏丹(1512 – 1520),他是第八任苏丹巴耶塞特二世的幼子、苏莱曼一世的父亲,因以严峻的手段治国而得到“冷酷者塞利姆”的绰号。

在禁卫军的支持下,赛利姆逼迫父亲退位给他,之后清除了所有可能威胁到他的人以稳固王位,包括他的父亲、兄弟和侄子们。

游戏中的赛利姆虽然不是圣殿骑士,但他对权力的欲望丝毫不弱。在夺得苏丹的位子后,赛利姆当着艾吉奥的面将哥哥艾哈迈德推下了山崖。

赛利姆说,他只是因为儿子苏莱曼对艾吉奥的赞赏和敬重,才会放过艾吉奥的性命,不过艾吉奥必须离开君士坦丁堡,永远不能再回来,其态度极为嚣张。艾吉奥提剑怒视塞利姆,不过被索菲亚拦住了。

启示录 阿泰尔(老年)

阿泰尔密函

阿泰尔密函是阿泰尔在他的导师阿尔莫林死后开始撰写的日记,其中记载了他对金苹果的研究、先行者的崛起和消亡、对客观真相的追寻、对世间万物规律的理解与宗教的谎言、地球与太阳系的相关知识、对人性的思考、对圣殿骑士理念的解读、对刺客组织教条的反思、对袖剑和刺杀技术的改进升级、对家人与爱人的情感、对生命和死亡的理解……是一本充满了思考和智慧的文献。可以说,是伟大的阿泰尔重新定义了刺客组织。

“你永远无法消灭信条,即使你杀掉它所有的信奉者,焚烧所有的文献——这充其量不过是起到暂缓的效果。总会有一天,总会有一个人,重新发现它,重新创造它。我相信即使是我们,刺客们,也只不过是重新发现了信条,来自比阿尔莫林还要早的年代……”——阿泰尔密函第19页

1257年,蒙古军队围攻马西亚夫(旭烈兀西征)时,晚年阿泰尔把密函和五个记忆封印交给尼科洛·波罗(马可·波罗的父亲)来保管。但是两天后,尼科洛和他的兄弟在撤离时遭到了一队蒙古突袭者的拦截,密函被蒙古人夺走。

数十年后,尼科洛之子——马可·波罗游访中国,从忽必烈大汗的宫殿中取回了阿泰尔密函。回到意大利后,马可·波罗将阿泰尔密函交给了但丁(文艺复兴先驱,代表作《神曲》,游戏设定中也是一名刺客导师),但丁又将密函交给了他的学徒多梅尼科·奥迪托雷,即艾吉奥的先祖。(详见《刺客信条2》“家族墓穴”额外关卡)

由于圣殿骑士的迫害,密函书页在多梅尼科·奥迪托雷时代就已散落丢失,多年后艾吉奥·奥迪托雷继承了其父亲的使命成为了一名刺客,并于1499年集齐了散落在意大利的全部30页阿泰尔密函。

之后达芬奇帮艾吉奥解密了密函的内容,密文中隐藏的信息包括预测那位能将两件伊甸碎片组合并打开密室的“先知”的到来,还藏有一幅标有众多密室位置的世界地图。西泽尔·波吉亚的军队进攻蒙特里久尼后,密函再次遗失。

记忆封印

记忆封印是先行者神器之一,拥有记录记忆的能力。据说,记忆封印为Abstergo公司发明Animus设备提供了技术基础。

阿泰尔在晚年发现阿拉穆特刺客要塞修建于一座先行者小型神殿的遗址上,并在遗址里获得了六枚记忆封印。阿泰尔用这六枚记忆封印记录了自己一生中的重大事件,并将其中五枚作为进入他那隐藏于马西亚夫要塞地下的图书馆的钥匙。

1257年,蒙古军队围攻马西亚夫(旭烈兀西征)时,晚年阿泰尔把密函和五个记忆封印交给尼科洛·波罗(马可·波罗的父亲)来保管。虽然密函被蒙古人劫走,但好在记忆封印被尼科洛保护了下来。尼科洛后来将五个记忆封印藏在了君士坦丁堡各处,而第六枚记忆封印则被阿泰尔随身携带,在阿泰尔记录了人生最后时刻的记忆之后,第六枚记忆封印和阿泰尔的遗体一同封藏在了图书馆里。

1511-1512年,艾吉奥找到了这些记忆封印,并读取了阿泰尔封存的记忆。

记忆1:导师的守护者。1189年(阿泰尔24岁),圣殿骑士攻占了马西亚夫,绑架了刺客导师阿尔莫林。阿泰尔临危不惧,孤身一人潜入马西亚夫,救出了阿尔莫林。这一行动为阿泰尔赢得了阿尔莫林的赏识,随后阿泰尔晋升成为了刺客大师。

1190年:《刺客信条:阿泰尔编年史》剧情

1191年:《刺客信条1》剧情

记忆2:导师的觉醒。1191年(阿泰尔26岁),在《刺客信条1》结局阿泰尔杀死阿尔莫林之后,阿泰尔害怕金苹果的神奇能力会复活阿尔莫林,因而决定烧掉阿尔莫林的尸体,这引起了以阿巴斯为代表的刺客们的不满。

混乱中阿巴斯趁机偷走了金苹果,但他无力控制金苹果并受其反噬。阿泰尔取回金苹果后,宽容地对待叛变的兄弟们,得到了刺客们的尊敬。在之后的岁月里,阿泰尔领导刺客组织走向了新的时代。

1191年,《刺客信条1》结局一个月后:《刺客信条:血缘》剧情

1227年:漫画《刺客信条:映像》剧情,阿泰尔带着妻子和长子达里姆,会合蒙古刺客兄弟会的高曲兰,到西夏刺杀了成吉思汗。(郭靖安达何在啊,你当时就在附近怎么不保护好大汗啊,降龙十八掌打翻他们啊)

记忆3:新的政权。1228年(阿泰尔63岁),刺杀了成吉思汗后,阿泰尔一家回到马西亚夫(他们已离开十年了),却发现刺客组织已被阿巴斯所操纵。阿巴斯还杀害了阿泰尔的小儿子瑟夫,并嫁祸给阿泰尔的好友马利克。

阿泰尔从马利克口中得知真相后去质问阿巴斯,结果马利克也被阿巴斯的手下杀害。在与阿巴斯等人的争斗中,玛利亚死在了阿泰尔的怀里,阿泰尔再一次痛失挚爱。

阿泰尔满怀悲痛,带着长子达里姆一起逃离了马西亚夫。

记忆4:导师归来。1247年(阿泰尔82岁),经过二十年的自我放逐,阿泰尔终于回到了马西亚夫。此时阿巴斯早已失去人心,阿泰尔让马利克的儿子召集仅剩的还忠于信条的刺客,几乎没遇到什么阻力就攻入了马西亚夫。(在游戏里的这一关,阿泰尔会遇到三处20年前与妻子玛利亚的回忆,唉,可惜物是人非)

阿泰尔来到阿巴斯面前,用袖枪了结了这个幼时的好友、一生的死敌。

阿巴斯一生都活在“父亲因背叛同袍而内疚自杀”的阴影中备受羞辱,以致老了以后得了妄想症,常常在睡梦中尖叫,呼喊着父亲的名字。

阿巴斯至死都不愿相信阿泰尔的话,“但他不是个懦夫,阿巴斯。他找回了自己的尊严”阿泰尔最后对阿巴斯高度评价他的父亲。

记忆5:薪火相传。1257年(阿泰尔92岁),蒙古军队围攻马西亚夫(旭烈兀西征)时,阿泰尔把密函和五个记忆封印交给尼科洛·波罗(马可·波罗的父亲)来保管。

阿泰尔还用金苹果亲自护送尼科洛·波罗和他的兄弟,在蒙古人的围攻下安全离开。

“啊,一个时代的终结……在年轻时,我愚蠢地相信我们的信条会终结这一切冲突。但愿我能毫无愧疚地对自己说,我这一生已经经历了太多,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当然,没有什么比为了追寻真相而战更有荣誉感了。”

——1257年,蒙古人攻打马西亚夫时阿泰尔对他的儿子达里姆说

记忆6:在波罗兄弟离去之后,阿泰尔回到了马西亚夫城堡,确认城堡中的人员都已疏散完毕后,与儿子在图书馆门口道别。

阿泰尔带着金苹果和最后一个记忆封印进入图书馆,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1512年,在索菲亚的陪伴下,艾吉奥用五个记忆封印打开了马西亚夫地下的阿泰尔图书馆,却发现这里一本书都没有,只有阿泰尔的遗骸和他手中拿着的最后一个记忆封印。

数百年后,二人的后代会结合,生下戴斯蒙德。所以,他们俩也算是跨越时空的亲家了吧……(戴斯蒙德父亲是艾吉奥女儿的后代,戴斯蒙德母亲是阿泰尔小儿子的后代。)

启示录 尼科洛·波罗(历史人物)

尼科洛·波罗(Niccolò Polo,约1230 – 约1294)是一名威尼斯商人以及探险家,著名的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 – 1324)的父亲。

在游戏中波罗家族和刺客组织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尼科洛·波罗曾受阿泰尔之邀拜访马西亚夫,聆听阿泰尔讲述自己的传奇一生。1257年,蒙古军队围攻马西亚夫(旭烈兀西征)时,晚年阿泰尔把密函和五个记忆封印交给尼科洛·波罗来保管。但是两天后,尼科洛和他的兄弟在撤离时遭到了一队蒙古突袭者的拦截,密函被蒙古人夺走。好在记忆封印被尼科洛保护了下来,尼科洛后来将五个记忆封印藏在了君士坦丁堡各处。

尼科洛·波罗将阿泰尔的生平,和他在马西亚夫的所见所闻写进自己的游记,这本书其实也就是《刺客信条1》的官方小说《刺客信条:秘密圣战》(以尼科洛·波罗的口吻叙述阿泰尔的故事)。

阿泰尔将刺客组织的精神火炬托付给尼科洛·波罗,但密函却被蒙古人抢走了。忠诚的尼科洛·波罗一直试图找回密函,数十年后,他的儿子——马可·波罗游访中国,从忽必烈大汗的宫殿中取回了阿泰尔密函。回到意大利后,马可·波罗将阿泰尔密函交给了但丁(文艺复兴先驱,代表作《神曲》,游戏设定中也是一名刺客导师),但丁又将密函交给了他的学徒多梅尼科·奥迪托雷,即艾吉奥的先祖。艾吉奥的先祖之所以能够成为佛罗伦萨贵族,期初靠的就是马可·波罗的巨额财产。(详见《刺客信条2》“家族墓穴”额外关卡)

多年以后,密函、《秘密圣战》、记忆封印,都被艾吉奥所获得,阿泰尔的故事和智慧终于得到了传承。波罗家族在其间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关于马可·波罗的争议

关于马可·波罗是否真的来到过中国,多年来一直存在着巨大的争议。有的质疑者认为马可•波罗就是个大骗子,《马可·波罗游记》中的内容很可能是他从去过中国的商人们那里道听途说来的。就连持“马可•波罗确实到过中国”观点的人里,也有不少人承认《马可·波罗游记》中确有不少谬误和夸大之词。

不过到底真相如何也不重要了,流传甚广的《马可·波罗游记》把当时中国的美好描写得如神话一般,使无数欧洲人对遥远的东方充满了向往,打破了传统思想的束缚,极大地促进了15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开启。作为《马可·波罗游记》书迷之一的哥伦布,当时出海就是为了寻找遥远的中国,却意外发现了美洲。所以不可否认,这本书确实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启示录 现代剧情

在拿到罗马斗兽场地下密室的金苹果并刺死露西后,戴斯蒙德陷入了昏迷,戴斯蒙德的父亲——威廉·迈尔斯(现任刺客组织首领)赶到,他要求将戴斯蒙德放回Animus中。在已经死去的16号实验体——克莱·卡茨马雷克留在Animus中的意识的指引下,戴斯蒙德继续同步艾吉奥的记忆,见证了艾吉奥和阿泰尔这两位导师的会面。

在戴斯蒙德昏迷期间,刺客组织将露西安葬在了罗马城外的小墓地。肖恩出席完葬礼,就和威廉、瑞贝卡带着昏迷的戴斯蒙德前往纽约寻找大神殿。(在《兄弟会》达芬奇的失踪DLC结尾,戴斯蒙德的父亲——威廉已经得到了大神殿的坐标)

在路上,威廉向肖恩和瑞贝卡问起戴斯蒙德和露西的关系,肖恩回答说露西曾跟他说过,她喜欢戴斯蒙德。回想起当年训练露西成为刺客的往事,就连铁石心肠的威廉也感到有些伤感。

通过艾吉奥,戴斯蒙德见到了先行者朱庇特。朱庇特告诉戴斯蒙德,必须前往大神殿才能拯救世界。而当戴斯蒙德醒来时,威廉等人已经带他来到了大神殿的废墟前。

启示录 克莱·卡茨马雷克(16号实验体)

克莱·卡茨马雷克(Clay Kaczmarek,1982 – 2012)是艾吉奥与一位未知女性的后代(老色鬼可不是白叫的),也是一个贯穿《刺客信条》前四部的关键角色。

因为克莱和戴斯蒙德都是艾吉奥的后代,所以克莱才能在戴斯蒙德使用Animus体验艾吉奥的记忆时,嵌入各种谜题。

另外克莱、戴斯蒙德以及艾吉奥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所以克莱在Animus里能追溯到亚当和夏娃的记忆。然后他想办法把亚当和夏娃的“真相”视频加密,分散嵌入到艾吉奥的记忆中,这才把信息传递给了戴斯蒙德。

2010年,威廉派克莱潜入Abstergo,从CEO艾伦·里金的电脑里窃取情报,于是刺客组织知晓了由沃伦·韦迪克主导的Animus项目。2011年,威廉又安排让克莱被Abstergo绑架,成为Animus项目的16号实验体,以窃取Animus项目的相关情报。威廉还告诉克莱,在Abstergo内部有一个刺客组织卧底——露西,她会在暗中保护克莱,并在必要的时候帮助克莱逃跑。

克莱在沃伦·韦迪克的控制下,被迫长时间关在Animus里体验祖先的记忆,导致出现严重的“出血效应”:记忆与现实不分,精神陷入崩溃。在Animus里克莱还见到了先行者朱诺,朱诺出于自己的目的,她要求克莱去帮助他的继任者——戴斯蒙德。

后来克莱发现,露西已经背叛了刺客组织,为圣殿骑士做事。露西虽然答应尽力保护克莱,但她也坚决阻止克莱离开。(详见后文“失落的档案DLC”)

面对绝境,克莱只有一个办法能把信息传递给戴斯蒙德——他选择了自杀,并设法将意识留在了Animus里。2012年,Abstergo绑架了戴斯蒙德,强迫他加入Animus项目,成为17号实验体。

《刺客信条1》结局,戴斯蒙德开启鹰眼模式,在实验室的卧室墙壁上,看到了克莱留下的神秘信息:

《刺客信条2》,戴斯蒙德解开了克莱留下的20个谜题,拼凑出一段关于亚当和夏娃的“真相”视频。

《刺客信条:兄弟会》,戴斯蒙德解开了克莱留下的十个裂缝谜题,见到了由破碎的数字代码构成的克莱的全息影像。克莱告诉戴斯蒙德末日即将到来,就快要来不及了,并暗示露西是叛徒,还提到了戴斯蒙德的儿子。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在之后的作品中将会逐步得到解释。

《刺客信条:启示录》,克莱指引戴斯蒙德继续同步艾吉奥的记忆,并最终将戴斯蒙德从昏迷中解救了出来,而克莱自己却形神俱灭。

“一个靠自己所有的记忆堆积起来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们正活在自己的故事中!我们在书写自己的故事!”——克莱的意识消失前,最后对戴斯蒙德讲的话

启示录 威廉·迈尔斯

威廉·迈尔斯(William Miles,生于1948年,昵称“比尔”)是戴斯蒙德的父亲、刺客组织的现任领导人,露西和克莱都是由他训练出的优秀刺客。威廉是艾吉奥和索菲亚的后代,而他的妻子是阿泰尔的后代。

为躲避圣殿骑士,威廉一家人曾隐居于农场,那里同时还隐居着大量刺客组织的其他成员,是刺客组织众多秘密基地中的一个。

2000年,Abstergo对刺客组织展开的“大清洗”行动(下一期会详细讲)几乎击溃了刺客组织,绝大部分秘密基地被摧毁(不包括威廉的这个),导致刺客组织元气大伤。这之后的某年,威廉成为了残余刺客组织的实际领导人。

2003年,戴斯蒙德由于厌倦了隐居生活而逃离了农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2005年,露西上大学,之后被派往Abstergo卧底,她和瑞贝卡等好友直到7年后才再次见面。

2010年,克莱被派往Abstergo卧底。

2012年,戴斯蒙德被Abstergo绑架,《刺客信条1》的故事正式开始。

《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尾,威廉以声音的形式首次登场。在拿到罗马斗兽场地下密室的金苹果并刺死露西后,戴斯蒙德陷入了昏迷,之后威廉赶到并要求将戴斯蒙德放回Animus中。

《刺客信条:兄弟会》达芬奇的失踪DLC,威廉以声音的形式再次登场。他在昏迷的戴斯蒙德身旁,通过Animus看到了艾吉奥的记忆,从而得知了大神殿的坐标。

《刺客信条:启示录》结尾,当戴斯蒙德醒来时,发现威廉等人已经带他来到了大神殿的废墟前。

三个主角的完美汇聚

在阿泰尔的地下图书馆中,艾吉奥面对着阿泰尔留下的金苹果,摘下了自己的护腕和佩剑,宣告自己的刺客生涯到此结束。就在阿泰尔的遗骸旁,艾吉奥对未来的戴斯蒙德说了这样的话:

“我曾经听过你的名字,戴斯蒙德,很久以前了。现在这个名字就像一个久远的梦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听到我说话的。但我知道你正在听看。

我过去只是努力地活着,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只是像一个飞蛾不停地飞向遥远的月亮一样。

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真相。那就是我只是个传声筒,传送着一个我无法理解的信息。

我们是谁,谁会如此幸运地像这样分享我们的故事?并将之流传百年后世?

也许你能回答我问过的所有问题。也许你能让这一切苦难到最后能有些价值。

现在……听好了……”

此时先行者朱庇特出现,为他们解释这一切谜团。

启示录 朱庇特(先行者)

朱庇特(Jupiter)是第一文明先行者的一员。在人类的神话中,朱庇特是罗马神话里统领神域和凡间的众神之王,古老的天空神及光明、法律之神,也是罗马十二主神之首。对应希腊神话中的宙斯(Zeus),以及伊特鲁里亚神话中的Tinia。

早在《刺客信条2》的结尾,密涅瓦(下图中间)在和艾吉奥、戴斯蒙德的对话中,就提到过朱诺(下图左)和朱庇特(下图右)。

在《刺客信条:启示录》的结尾,朱庇特向戴斯蒙德讲述了他们建造密室的原因,并展示了第一文明陨落之时的悲惨景象。

人类-第一文明战争爆发后,先行者的一些科学家预测到了一场灾难(多峇巨灾)即将到来。战争期间,先行者中未参战的成员在世界各地建造了多个地下密室(神殿),以寻找应对灾难的方法。由于神殿建在地下,从而避免了地面上战火的侵扰。若计划失败而灾难无可避免,神殿亦能保护殿内的人们幸免于难。

每个密室的研究数据都被传输汇聚到一个地方——大神殿,朱庇特、密涅瓦、朱诺三人在大神殿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整理分析,一起合作研究方案,可惜他们尝试的六个方案都失败了,灾难最终降临,地球化为一片火海。

灾难过后,两个种族都损失惨重,所剩无几。幸存的人类和先行者停止了战争,并合作重建家园、繁衍生息。

朱庇特最后告诉戴斯蒙德,多峇巨灾将再次降临,必须前往大神殿才能拯救世界。而当戴斯蒙德醒来时,威廉等人已经带他来到了大神殿的废墟前。

启示录 戴斯蒙德之旅

“戴斯蒙德之旅”是《刺客信条:启示录》发售时就自带的一个特殊模式(通过收集Animus数据碎片来解锁),在一个幻想的“异度空间”以第一人称视角操作戴斯蒙德。

戴斯蒙德会向你讲述他之前的经历:幼时随着父母和刺客组织在一个农场隐居,后来由于叛逆逃离了农场,来到酒吧当酒保,最后被Abstergo抓住做实验。

启示录 失落的档案DLC

失落的档案DLC和“戴斯蒙德之旅”的玩法类似,还是以第一人称视角操作戴斯蒙德,不过这回讲的主要是16号实验体——克莱·卡茨马雷克的故事。

这个DLC补全了很多现代剧情:威廉派克莱潜入Abstergo,从CEO艾伦·里金的电脑里窃取情报;克莱在沃伦·韦迪克的控制下,作为16号实验体体验祖先的记忆;先行者朱诺要求克莱去帮助他的继任者——戴斯蒙德。同时DLC还对克莱与父母的感情有所体现。

最关键的是,《刺客信条:兄弟会》结尾露西的死亡终于得到了解释。原来露西早已对威廉失去了信任,并背叛了刺客组织,朱诺要戴斯蒙德杀死露西,是为了阻止她将艾吉奥的金苹果交给圣殿骑士。

沃伦·韦迪克让露西假意帮助戴斯蒙德逃跑,待找到金苹果,就把金苹果抢过来:

当克莱得知露西的背叛后,露西虽然尽力不让沃伦·韦迪克发现此事以保护克莱,但她也坚决阻止克莱离开:

刺客信条:余烬(短片)

本片发生在《刺客信条:启示录》的故事之后,艾吉奥和他的妻子索菲亚生活在托斯卡纳的乡村,两人育有一子一女。

大女儿叫弗拉维娅·奥迪托雷(Flavia Auditore),1513年出生。她是戴斯蒙德父亲的祖先之一。

小儿子叫马尔切洛·奥迪托雷(Marcello Auditore),1514年出生。影片中就出现了一下,没有漏正脸。

1524年,被大明嘉靖皇帝手下的圣殿骑士追杀的中国刺客少芸,找到了艾吉奥的家。她想请教艾吉奥,如何才能重建中国的刺客兄弟会。

艾吉奥一开始因为担心家人的安全,并不想再参与到刺客和圣殿骑士的战争中去,但后来他还是被打动了,将建设兄弟会的理念和战斗技巧传授给少芸。

网络流行梗2:老色鬼

出自《刺客信条4》里的Abstergo市场分析报告,内容以圣殿骑士的角度去抹黑和批评艾吉奥。

离别之时,艾吉奥交给少芸一个小匣子(先行者之盒),并告诉她只有在迷失方向时才能打开。

(关于少芸和先行者之盒的故事,等后面几期再细讲)

少芸离开之后的某一天,艾吉奥坐在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旁的长椅上休息,因心脏病突发溘然长逝,享年65岁。

这里要纠正一个流言,艾吉奥逝世的地方是圣母百花大教堂外,而艾吉奥的父兄遇害的地方是领主广场(艾吉奥曾带少芸来过这里),并不是同一个地方。

最后纪念一下,艾吉奥和家人在一起的最后时刻:

艾吉奥留给索菲亚的信:

(也希望各位聚聚共勉)

When I was a young man, I had liberty, but I did not see it. I had time, but I did not know it. And I had love, but I did not feel it.

Many decades would pass, before I understood the meaning of all three.

And now, in the twilight of my life, this understanding has pasted into contentment.

Love, liberty, and time…once was so disposable…are the fuels that drive me forward.

And love, was the especially my dear. For you, our children,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for the vast and wonderful world that gave us live, and keeps us guessing.

Endless affection,mio Sofia, forever yours…Ezio Auditore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拥有自由,但我没有意识到。我曾经拥有时间,但我没有感觉到。我曾经拥有爱,但我也没有感受到。

直到许多年后,我才理解这三者的真谛。

如今,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这种理解已经逐渐变成一种满足。

爱、自由和时间,曾一度被我挥霍,而今成为了我前进的动力。

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爱,亲爱的。对你,对我们的孩子,对我们的兄弟姐妹,对赐予我们生命却让我们捉摸不透的世界的爱。

此爱永恒,我亲爱的索菲亚。永远爱你的,艾吉奥·奥迪托雷。